刘强东内部信曝光财务问题 京东到了“危急时刻”

中国网络零售商京东(JD.com)近期传出大量裁员、调整员工薪资的消息引起外界关注。北京时间4月15日,京东创始人刘强东的一封内部信曝光,对此做出回应。

刘强东表示,京东取消底薪的同时提高揽件提成,不是为了降低员工的工资,而是为了让所有配送员努力提高揽件数量,增加公司收入。他称,“公司所做的这一切,只想让京东物流可以生存下去。”

内部信中还披露,京东物流2018年全年亏损超过23个亿(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连续第12个年头亏损。刘强东表示,“如果这么亏下去,京东物流融来的钱只够亏两年。”

京东面临危局

从实施“996工作制”——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到传闻裁员1.2万人;再到如今取消配送员底薪,提高揽件提成。京东近期一系列动作引发舆论广泛关注,也暴露了这家中国互联网明星企业面临严峻的经营问题。

2018年刘强东涉嫌性侵事件爆发以来,京东丑闻风波不断(图源:VCG)

1/3

2019年3月28日,京东对“一天离职400人”传闻辟谣,但最新曝光的内部信显示,京东确实面临重大的经营困难(图源:@京东发言人)

2/3

刘强东曾扮成快递员“体验”底层员工的生活,被称为“东哥”,但如今,他的公共形象已发生改变(图源:VCG)

3/3
上一张 下一张

在中国经济整体下行的背景下,这样的情形并非孤例。凤凰网财经自媒体“启阳路4号”根据公开报道不完全统计,2018年共有35家知名中国企业被爆出裁员消息,而以京东、百度、美团、阿里、腾讯和网易等互联网企业所占比重最大。

虽然对于裁员的消息各大公司纷纷辟谣,但就业市场的变化并非无迹可寻。来自智联招聘的数据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中国内地求职申请人数环比下降24.37%,招聘需求人数环比下降20.79%。

在最新曝光的内部信中,刘强东首次披露京东的财务状况,连续十余年的巨额亏损令人担忧,也侧面佐证了上述负面传闻的可信度。

亏损的原因被认为是外部订单大量减少。因此,京东希望通过取消底薪,提高揽件提成的方式,鼓励所有配送员参与拓展订单业务。

在经营出现困难的时候,如何扩大业务网,控制成本成为摆在刘强东案头的难题。而京东一向被业界人士认为内部结构臃肿,人浮于事,也在逼迫刘强东做出决断。

2019年初,京东宣布了一项对副总裁级别以上高管实行末位淘10%的“优化战略”。3月,京东的首席法务官、首席技术官、执行副总裁兼首席公共事务官先后辞职。

如今,类似的业绩指标似乎也被用于缩减底层员工数量。

据多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京东经理向美国数字媒体The Information透露,4月2日京东高管收到一封电子邮件,其中列出了四种可能导致员工被解雇的行为,包括恶劣对待供应商、在新项目上浪费资金、过度膨胀的信心以及高昂的出差和餐饮费用。邮件中写道:“无论职位或级别,如果失去价值,他们将会被解雇。”

被牺牲的员工利益

对于京东来说,大量裁员、让员工加班、调整工资结构,或许是严峻形势下不得不做的选择,被视为“剜肉补疮”之举。不过,正如有评论指出,所剜的是员工的肉,而补的是企业的疮。

虽然刘强东表示,工资结构调整曾在分部进行半年左右的测试,“表现特别优秀的配送员一个月可以挣四五万,甚至最高的有人一个月工资超过了八万元”。但企业单方面对薪资结构做出调整,在法律上的合理性存在争议。

中国对劳动者实行最低工资保障制度。根据《劳动法》第四十八条,只要劳动者在正常的工作时间内履行了正常的劳动义务,无论销售业绩如何,公司都应当保证其每月的收入不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

京东取消底薪之后,如果配送员在法定工作时间内提供正常劳动,仍无法满足定额绩效,则实际收入可能低于最低工资。这种情况下,京东的行为将构成违法。

中央财经大学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研究中心主任沈建峰表示,京东调整工资结构是为了提高生产效率,但对于配送员则减少了基本保障、增加了工作负担,“等于是将用人单位生产不足的风险转嫁给了劳动者”。

虽然在中国快递行业,缺乏最低工资保障的情况并不罕见,京东曾是其中做得较好的企业。但上述改革措施仍可能招致部分员工的不满——近期京东多封内部信的曝光,可以被视为一种隐性的抗拒行为。

刘强东或许早已意识到这一点,他在信中称员工为“兄弟”,并表示:“如果有少部分兄弟在新的薪酬结构下工资减少了一点点,建议向业绩好的同事多学习,学习别人的服务态度、学习别人的业务能力,提升自己的服务水平。” 

但这样的劝勉之词恐怕难以让员工满意。如《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中文网专栏作家周掌柜所分析的:如今作为职场主力的90后中国年轻人,对于艰苦创业、奋勇拼搏等价值的认同或许已比不上他们的前辈。在一个相对富裕的环境中长大,拥有互联网带来的开阔视野,这一代员工未必把辛苦工作看成是品质生活和个人自由的绝对前提。

同时,新一代员工的维权意识也比他们的上一代人更为强烈。虽然压缩人力成本,将企业价值最大化是刘强东这样的经营者面临困难时的“本能”反应,但如果京东的改革举措过于急迫和草率,有可能引发员工的集体维权行动——就像近期中国程序员对“996工作制”的抗拒一样——那或将给京东带来更大的挑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曾奕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