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中国政法人事调整的两大趋势

北京时间6月5日,原海南省副省长、省委政法委副书记范华平主持山东省公安厅召开的一场内部会议,这也意味着其正式跨省履新,新职务为山东省政法委副书记、省公安厅党委书记。算上范华平,这已是2019年以来中共地方政坛政法系统的第9例人事变动。且这种调动出现一个明显的趋势——省委政法委(副)书记跨省调动的比例明显上升。

  • 2019年3月末时任福建省委政法委书记的王洪祥”回京“履职,成为政法系人事调动的一例(图源:苏州吴江检察院官网)
  • 3月末,广东本土官员林少春北上内蒙古后后不久即明确内蒙古政法委书记的职务,成为政法系南官北上的案例(图源:新华社)

政法人事东西南北大对调

从此次范华平北上山东往前数,短短几个月,中国已先后有9省省政法委书记出现调整。

5月21日至28日,重庆市原副市长李殿勋首次以湖南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的身份亮相,以此接棒4个月前届龄转至人大的黄关春;4月16日,辽宁检察院原检察长于天敏首次以辽宁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身份在辽宁省政法工作会议上作报告,补上这一职位空缺3个月的历史;4月6日,上海市委副书记尹弘接替出任上海常务副市长的陈寅兼任市委政法委书记,完成内部交接;4月4日,从广东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一职转至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后,林少春即明确出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法委书记;在林少春报到内蒙政法委书记的半个月前,担任此职务的罗永纲刚刚南下湖北出任省政法委书记接替“仕而优则商”的王祥喜,福建原政法委书记王洪祥则在2个月前回京履新中共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以及稍早前从长春市委书记一职转任新疆政法委书记的王君正。

对比2018年中国各省份政法委书记的调度来看,2019年则呈现两大不同。首先,从调整力度来说,2018年中国有8省份政法委书记履新,而2019年仅上半年就有9省份调整。此外,2019年省委政法人事跨省调动比例激增。2018年中国8例省政法委书记调整仅有3例为跨省调动,而2019年已经履新的8省政法委(副)书记(目前福建省委政法委书记还未有公布人选)有6例皆为跨省调动,增长了一倍。

不仅如此,2019年的省委政法委书记调整还呈现东西、南北大对调的形势。范华平从海南北上山东,广东林少春北上内蒙、内蒙罗永纲南下湖北,东北长春王君正前赴西北新疆。如此大规模的跨区域调动成为中国政坛“南官北调”“东官西调”在政法系统的实践。不过,稍不同的是,“南官北调”“东官西进”多是中国政府为了均衡区域发展,而抽派经济发展的南方、东部地区官员北上、西进的官场现象,而今年政法系统的人事调动则没有那么强的针对性,不仅南官北上,也有北官南下。

除了省委政法委书记的调动外,2019年以来也有四省份公安厅局一把手调整,履新者除了前文提到范华平,还有从北京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到内蒙古公安厅厅长的衡晓帆,从“中央”公安部刑侦局空降到宁夏的杨东,从中国国安空降广西的周成方。

中国政法系统的密集人事调整在2019年的人事布局中异常凸显,外界已经注意到这种现象,并将之归为中共扫黑的大背景当中。

政法系密集的人事调动或是分解集中的权力对扫黑形成的阻碍(图源:VCG)

再整顿“刀把子”

经过“周永康”时代的政法系统所暴露出的弊病,中共对其进行了机构改革,但这似乎远远未完成对该系统的整顿。随着扫黑等运动的推进及社会治理层面暴露的执法问题,中国政法系统仍将面临一次更加深刻的改革。

以当前正在强势推进的中共扫黑运动为例,在2018年下半年扫黑运动风向转变,从扫除社会上的黑恶势力开始转向“重点打‘伞’”,也即整顿为黑恶势力提供庇护的官员,这其中大部分为与黑恶势力正面接触的公安等强力执行部门。扫黑倒逼的公安内部整顿虽然已经成为中共内部的政治任务,但在实际操作层面,仍面临“对‘打伞’存有顾虑,查‘伞’层级较低”的问题。

在5月初,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坐镇的一场公安大会上,扫黑被纳入中国公安改革的议程,这也就意味着当前扫黑运动所面临的阻力将有来自中共最高权力层的刺激。

至于省政法委书记的调动与扫黑或者政法改革的关系,大致应有两个层面。一是,当前的扫黑重点在内部打“伞”,意味着政法系统的内部检视,而省政法委书记又掌管着一方最集中的政法资源及权力,这就会对扫黑造成动力消解,因此破除地方政法权力集中是推进当前扫黑的重要一步。二则,部分省份扫黑形势严峻,需要强势或者经验丰富的政法官员主持局面。

例如,罗勇纲在南下湖北之前还是内蒙古自治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组长,林少春虽然是以原广东省常务副省长的身份履新内蒙古政法委书记,但此前他也担任过广东省政法委书记;辽宁政法委书记于天敏在成为“辽宁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之前,还曾在薄熙来主政的重庆打黑运动中获得过打黑除恶先进个人一等功。

当然,多省份大比例的跨省份调动政法系统人事是因应中共推进扫黑及政法改革的考虑,但也不尽然都如此。例如尹弘兼任上海政法委书记更大的可能是因为今年1月初上海的一例人事变动而引起的连锁反应。而从长春市委书记转任新疆政法委书记的王君正当时更多被认为是因去年在大陆引起极大社会反响的长春疫苗事件而“躲风头”。

当前,中国各省份政法委书记多已各归其位,仍留福建这一职位悬空,福建是会延续北官南下、西官员东出的现象还是内部调整等未为可知,不过这将会是另一个具有观察性的标本以佐证今年的中国政坛人事动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江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